返回
从死亡领悟生命的意义
来源:网络文摘 2019-04-03 18:25:46
导读:死亡需要治疗吗?
在华人社会,死亡是禁忌,提也提不得,逼不得已要说出口,也以大量的委婉语代替。不同阶层、语境说法不一,老百姓说「走」了;基督徒说「蒙主宠召」;佛弟子说「往生」;道家说「升天」;粗俗的是

死亡需要治疗吗?

在华人社会,死亡是禁忌,提也提不得,逼不得已要说出口,也以大量的委婉语代替。不同阶层、语境说法不一,老百姓说「走」了;基督徒说「蒙主宠召」;佛弟子说「往生」;道家说「升天」;粗俗的是「卖咸鸭蛋」;比喻的,可以是「钉盖」;文雅的,是「千古」……。既然说也不愿说、不敢说,理性的讨论自然更难了。所以,若希望在中小学推行生死学教育,首先处理的应是「死亡」观念的重认,重新认识死亡的原始意义,抹走一层层的误解、不科学、不理想的迷思。

本来,生、老、病、死是人生必经的阶段,是自然不过;长生不老,只出现在神话、小说中。人必有一死,是大自然的奇妙设计。试想想,若人不死,满街皆是千百岁古人,地球上还容得下你我吗?死亡不是病,不需要治疗的。就因为人必面临死亡,人类才懂得珍惜、才明白时间的观念、才懂得奋进,文明、科技才得以发展,人类才能知悉、才能履践生命的意义!人生有何意义?这个不是空想的哲学问题,也不是只供象牙塔学者讨论;而是确切的是一个人生最重要的命题。这裏先不谈理论,我们看看几本书的主人翁怎样面对死亡,从而启悟生命的真正涵义。

一切都不对头

《伊凡?伊里奇之死》是出于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之手。托翁生命横跨19及20世纪,1910年过生时,终年82岁,在生命科学、医术还相对落后的年代,是非常长寿。托翁一生传奇,大学时留级、转系、退学;年轻时曾沉溺赌、嫖、饮;曾参军,受重伤,侥倖生存;积极参与教育,关心穷人,更身体力行,创建贫民子弟学校;与教会关係紧张,73岁时,被开除教籍;文学作品以鉅着《战争与和平》为代表,被认为是世界最伟大小说之一。

《伊凡?伊里奇之死》是中篇小说,全书只有100多页,成于1886年。托翁时年58岁。虽是翻译书,但丝毫不觉沉闷、老土,一则多得译者文字功夫深厚,读来非常流畅,也合乎华文世界读者口味;再则,应是《伊》书情节吸引,思想深邃,能引发读者不少共鸣,以至启悟。

《伊》书描述平凡的法官伊凡?伊里奇罹患绝症后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心理历程,被喻为「死亡文学颠峰之作」。书中主角伊凡是在法院当检察官,忠于职责,遵守规则处理公务,获上司赏识。正当他仕途一帆风顺时,却得了癌症,最后只能躺在床上,等待死亡的来临。托翁以非凡细腻手法描述伊凡步向死亡的过程,深刻的描述他对死亡的恐惧和他临终前,开始怀疑自己一生走得「不对头」,读者读起彷彿自己也和书中主角一样感受对死亡的恐惧。法国大文豪莫泊桑读毕本书后说:「我明白我的全部事业都毫无意义,我整个十大卷作品都一文不值」。托翁透过伊凡质问世人「生命的意义」在那裏,确是震撼,但似并没出路。相反,米奇?艾尔邦(Mitch Albom)的名着 ,却为世人展示人生积极的一面。

学会死亡,你就学会活着

米奇?艾尔邦是近年来世界最畅销作家之一。他10多本着作,全球销售近4000万本。《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》成于1997年,长期高据最受欢迎书榜。作者米奇以自己为主角,第一身的记述了与身患ALS不治之症的大学教授墨瑞,在毕业16年后,所上的14堂有关生命与死亡的课。ALS,中文是「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」,俗称渐冻人症、运动神经元病,是一种渐进且致命的神经退行性疾病,是绝症。

这门课没有评分,但有口试;「吻他额头道别,可以让你得到额外分」。这门课没有课程,但涵盖很多科目,包括「爱、工作、社区、家庭、年老、宽恕、死亡」。这门课没有毕业礼,只有一场葬礼;亦没有期终考,但要交一篇报告,《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》,就是这门课的报告。这门课只有一个学生,就是作者。

绝症并没有摧毁墨瑞教授的生命。他问自己:「我是日渐委靡不振,或是要善加利用剩下的时间?」明显的,墨瑞教授选择了后者。墨瑞不愿被死亡打败,他不愿自己因离死期不远而羞于见人,他要以死亡作为他生命最后的计划,「研究我的缓慢步向死亡,观察我身上发生的事,和我一道学习。」是多么的洒脱!

莫瑞说:「学会死亡,你就学会活着」;「死亡是悲伤的事,但是活得不快乐也是悲伤。」何谓真正活着?终日营营役役,迷惑于外在物质世界,随波逐流,最终只会迷失了自我,活着也只是一具行尸啊。莫瑞说:「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萎缩至死,是很可怕,但也很可喜,因为我有充分的时间说再见,不是每个人都如此幸运。」是何等的乐观,老教授已看破了肉体生命的局限。透过14堂课,教授启悟了作者要懂得爱、宽恕、拥抱衰老、学习预备死亡、寻找一己生命的真正涵义。

面对死亡,伊凡与莫瑞有迴然不同的反应。伊凡可算是社会上的典型人物:读书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儿育女、工作升迁;一生安份守己,却不知为何身患恶疾,最后含恨而终。莫瑞却随遇而安,他当然不欢迎死亡,但不会抗拒;他深明死亡是自然的,但不会屈服于死亡;他尽最大可能向世人展示生命的光彩。

相关信息:
上一条:勇于接受别人的批评
下一条:郑也夫:不输在起跑线,这是在毁掉孩子
80视点网 电脑版
我要啦免费统计